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分分时时彩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投稿
 
红军入川第一镇 跨越87年的红色印迹
 beingbird.com 分分时时彩网 2019-07-25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俯瞰两河口场镇 本报记者 付海旭 摄

两河口镇跨村联建脆李产业园 本报记者 付海旭 摄

在两河口场镇上,记者采访了解红军故事 本报记者 张敬伟 摄

编者按

  为大力弘扬红军精神、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7月15日,巴中日报社启动“记者再走红军路”大型全媒体主题采访活动。

  由巴中日报、巴中晚报、融媒体中心等部门抽调精干编辑、记者,市区县相关专家共30余人,组成阵容强大的全媒体采访团队,10余天行程超过1000公里,深入到各区县20余处红色遗迹、遗址现场探访,追寻革命先辈足迹;沿途看革命老区的沧桑巨变,感受薪火相传的红军精神在巴中焕发的强大动能。

  采访团用视频、航拍、图文等形式,多角度、全方位打开红色记忆之门,展示革命老区日新月异的发展图景,并在巴中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各媒体平台同步推送。从今日起,本报陆续刊发“记者再走红军路”大型主题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第一站:通江县两河口镇

  ■这里的水,自川陕两地蜿蜒交汇聚集,87年前红军以水路为引,入川建立了第一个苏维埃政权。

  ■这里的山,雄奇险峻中物产丰富,跨越大山的远征者在这里养精蓄锐,开始了新的伟大征程。

  ■这里的人,淳朴勤劳而历经苦难,用家的温暖迎接满身疲惫的远征者,革命之火终能遍及川陕苏区。

  ■绿水、青山,是两河口显著的地貌特征;还有那朴实勤劳的人们,让这片红土地不断涌现出新变化、新发展。

  通江县两河口镇,地处川陕边境交界,大巴山北部,米仓山南麓。宕水和杨家河在这里交汇,故名两河口。明末清初后逐渐兴起为川陕往来商贸之路,局势动荡、军阀混战的岁月,成为边关重镇。

  1932年12月,钟家沟会议确定入川建立根据地的作战方针后,红军涉水进入两河口,很快得到了当地群众的拥护。曾经是地理名词的两河口开始有了更深远的意义和象征,随着第一个工农苏维埃政权的建立,远征者立足两河口直下通、南、巴、平等地,全国第二大苏区从这里奠定了基础。

  2019年7月15日,巴中日报社“记者再走红军路”大型全媒体主题采访团第一站来到了两河口。站在奔腾不息的宕水、杨家河沿岸,见证了87年前那段烽火岁月的青山绿水仿佛在无声地诉说,一段跨越时空的红色追寻中,留下军民鱼水情的印迹。

绿水为引
从浮桥到十八桥的演变

  “当年红军的先遣队就是从这里,沿着河道到达两河口的。”7月15日,站在红军入川纪念雕塑广场,两河口镇镇长肖裕孟指着近在咫尺的河道说,这里的河道是嘉陵江流域的支流、宕水上游,当地叫毛家河。1932年12月18日下午,红军先遣队翻越大巴山后,趟着结薄冰的河水,涉水进入两河口。红军被河对面田颂尧部所属的保安队发现,保安队随即向红军开枪,在遭遇红军猛烈反击后仓皇出逃,红军遂兵不血刃地进入两河口。

  据史料记载,为使主力部队迅速通过两河口进军川北,红军先遣队立即在当地组织人力,将4只木船横排于河上,上面铺以门板和木板搭成三路纵队可以通行的浮桥。18日晚,在陕西境内的红军大部队接到翻越大巴山的命令,3日后抵达两河口,依靠这座川陕苏区时期的第一座浮桥,14000余名红四方面军主力在两河口群众的鞭炮声中胜利入川。

  红军入川后,迅速以两河口为桥头堡,快速向泥溪、沙溪、通江方向推进。“当时陆路交通不便,走水道去泥溪、通江方向更便利。听老人们说,因为船不够,街道的门板都拆完了。”肖裕孟说,水路,是两河口的地理特征,也是水路让当地的穷人们迎来了红军。

  水路是红军入川的第一见证者,也是当地变化的记录者。

  如今,在红军涉水入川的河口,连续两座桥梁横跨两岸,行人车辆从这里进出大山和川陕两地。“两河口境内山高路陡,主要道路多沿河穿行,修桥是破除交通桎梏的首要任务。”肖裕孟介绍,目前两河口正在全镇范围内开展“十八桥”建设,主要包括已经完成或正在建设的檬坝塘大桥,东坪村、小南山村渡改车行桥,檬坝街道、河口街道、小南山村人行索桥,还有鲁家坪村、二里坝村、三官庙村、青树垭村等地的过河平板桥或涵洞桥。

  桥梁并不是两河口交通变化的唯一注脚。依托两河口镇正在实施的“二十四路”建设,全镇13个村实施了24条77.9公里村道路,同时建成1条产业环线路、1条旅游环线路、1条出境环线路。自此,“十八桥”和“二十四路”建设一起,在解决两河口群众出行难的同时,又形成了域内互联互通、内畅外达的交通骨干网络。

青山为证
馈赠属于征服它的强者

  “上山70里、过山70里,下山70里,见水210里,过河是陕西。”两河口的俗话,道明了当地山高路陡、沟壑林立的特点。

  如果说两河口的河流,为红军的前进指明了地理方位;那么两河口的大山,则是红军不畏艰难的注脚。

  1932年12月初,红军决定在陕南西乡县钟家沟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决定入川,2000多人的先遣队开始翻越大巴山。先遣战士砍去峭壁上的灌木丛,开辟出一条狭窄的羊肠小道,在风雪中翻越冰雪厚达一米多的大巴山主脉山梁线,被军阀视为天堑的大巴山从此被红军踏在脚下。

  “当年红军翻越大巴山的具体道路已经无可考证,毕竟原本就没有路。”7月15日下午,站在海拔1100米的两河口镇龙头寨村,村支部书记杨文儒指着眼前连绵起伏的山头,介绍红军当年入川的大概路线。

  或许是迎合“再走红军路”的意境,原本在山下还碧空高照,到了山上瞬时山风呼啸、乌云密布,黄豆大的雨滴哗啦啦洒下来,让刚刚还汗流浃背的我们立即来了个透心凉。杨文儒说,“现在是七月的天气还算好的。到了冬天,大雪和冰雹下起来要冻死人的,真不晓得红军当年是如何翻过来的。”

  不断“变脸”的大山只会对弱者发威,对于征服它的强者,大山自有它的馈赠。87年前,红军征服大山后,来到物产丰富、地广人稀、群众拥护的川东北;87年后的今天,勤劳的人们也在续写着传奇。

  “那边那个山头再过去看到尖尖的那个山头,都是我们村的,现在都已开发出来,种上了脆李,连通邻村的共有7000亩。”听着杨文儒信心满满地介绍,望着群山之巅环抱着的一个个小洼地满是翠绿,水泥路在果园里蜿蜒盘旋,树木荫罩下炊烟升起,记者心头莫名冒出“世外桃源”几个字。

  “我们村地广人稀,十几平方公里的山里原先只是种土豆、玉米,现在修好了5.5米宽的水泥路,全村的土地都种上了水果,你们城里人羡慕不?”杨文儒算了一笔账,脆李丰果期每树可以摘200斤熟果,每亩地可以种近50株果树,亩产可达上万斤,根据目前的市场行情,每斤可卖8元,每亩的产值可达7、8万元,如果几年后7000亩全部丰产,那是怎样的一个景象?

  有奔头的不仅仅是龙头寨村。近年来,两河口镇立足于绿色和生态优势,引导和支持大力发展特色林果业、特色养殖业。在新型经营主体带动下,发展建成了10000亩青脆李扶贫产业园;巩固提升了白玉、柏林包、龙头寨、木诺槽“四村一线”10000亩核桃扶贫产业带;发展白玉、东坪、鲁家坪、三官庙四个村3000亩枳壳扶贫产业;巩固扩面发展二里坝村1000亩红心猕猴桃扶贫产业,培育鞍子、长坡、白玉、东坪“四村一线”5000亩花椒扶贫产业……

  红军跨越和浴血奋战过的青山碧水,正成为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造血之源”;入川第一镇的旗帜,正成为致富奔康前进道路上的新动能。

民心是根
红色传承引领奔康路

  “上巴山,到四川,穷人日夜把我们盼”。红军入川翻越大巴山时相互鼓劲的歌谣,一语道出了川北民众对红军的期盼。或许,源自人们骨子里的,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翻身穷苦农民当家做主,是红军入川后两河口人民的心声;从不了解红军到拥护红军,两河口群众只花了一晚上时间。

  翻开史志,12月18日当天红军先遣队抵达两河口时,淳朴的群众对外来军队都怀着一种未知的恐惧,一些群众跟着溃退的保安团逃命,藏进了大山。红军当晚就在两河口街上住下来,他们睡在街道上、阶沿上。群众见红军不扰民、不要粮、不要钱,对人亲切,终于放了心。逃到山里的老百姓又都回到了家。红军军纪严明,爱护老百姓,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拥护。于是,红军从两河口开始养精蓄锐,继续革命斗争。红军入川的第一个工农革命政权——两河口乡苏维埃政府也很快诞生,建立了中共两河口乡支部。随后相继建立了两河口乡经济公社、工农饭店等。新生的苏维埃政府,带领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穷苦百姓翻身做主人,这也成了发展川陕革命根据地的起点,标志着红四方面军进军川北、建立根据地取得实质性进展,从此揭开了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序幕。一个月后的1933年1月,通江县成立川陕省游击总指挥部,苏维埃赤北县(今泥溪镇)在两河口也建立了游击独立营。两河口的张凤鸣、张志忠、朱如义、黄安贵、肖铭如、肖铭风、朱仕培等全家参加了红军,儿童站岗放哨,男子参军作战,妇女运输支前,老人耕田守园。

  从通江方向进入两河口,河边一排排淡红色的建筑,就是东坪村的显著标志,这些看似度假山庄一样漂亮的房屋,是东坪村的居民聚居点。“别看我们两河口离县城远,但我们享受的分分时时彩分分时时彩很优质。”两河口镇东坪村支部书记吴兴富说,该村的对口帮扶单位——省人民医院开发了远程分分时时彩系统,东坪村和两河口的居民,在家里就能享受到远在成都的专家问诊。

  虽然离两河口镇只有9公里,但是东坪村一度因交通不便等原因发展缓慢。“桥梁缺乏、道路不通,赶集要步行2个多小时。”吴兴富说,随着扶贫的纵深推进,该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路通了、聚居点建起了、种植养殖产业发展起来了……

  柏林包村的变化更为显著,这个平均海拔1200米的“云端村”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号称“摔死猴子挂死蛇”。目前该村建起了6公里通村公路、4座漫水桥,架通了输电线路和自来水管。该村核桃、板栗、大黄、银花等物产也有了出路,还有煤、铁、石膏等矿藏,如今到村考察的人川流不息。支部书记余定安说:“真没想到我们还有今天。”

  传承红色基因,让人民群众过上美好的生活。带着87年的红色印迹,两河口在这片红土地上,正奋力前进。

  ◎采访手记

  追随信仰的力量

  穿梭在巴中厚重的红色历史时空中,追寻80多年前的印迹,采访团接受了一次又一次思想的洗礼。

  踏着先烈足迹去追随,追随中常伴巨大的考验:采访团在泥溪梨园坝,山洪突然爆发多人摔伤;头一晚采访时待过的廊桥,第二天就被洪水卷走;在转战烟溪、沙溪途中,遭遇道路塌方、河水淹没公路;泥泞的道路、超过40度的地表温度更成了常态,在“再走红军路”的道路上,接踵不断的考验更似冥冥中的刻意安排。

  转战烟溪途中,看到洪水中一辆被困轿车,领队首先走进大腿深的洪水中,全体队员努力,硬是把车辆拉了出来;摄像记者不留神跌倒在水坑里,第一反应是高举手中的设备……在困境中,我们顽强而团结。这不正是红军留下的精神财富和坚定理想信仰的力量?让我们在逆境中百折不挠、艰苦奋斗、红旗不倒。

  夜宿空山,疾风骤雨击打在帐篷上,金戈铁马犹在耳边回响;漫步梨园坝,古老建筑群在讲述着历史的沧桑……这是一次连接历史和现实的纽带。先烈们义无反顾,跨越千山万水,进行伟大的征程;采访团在追寻中感悟,在感悟中前行;前行的路上,我们也更加坚强。

  30余人的全媒体采访团历时10余天时间,行程1000余公里,到两河口、空山、泥溪、沙溪、毛浴、大和、长赤、龙背等地的20余处红色遗址遗迹实地探访,数百人次的采访对象,汇集了海量的文字、图片、视频;每个人也因能参加巴中日报报业集团史上最大规模的主题采访之一而感到自豪。

  能够追随先烈的足迹,追随信仰的力量,怎能不自豪?

  历史虽已远去,但我们始终铭记。特别是即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今天,去挖掘、传承红色遗产,更是媒体人的应尽职责。再走红军路,在追随中砥砺奋进,在追寻中去重温红军的精神和信仰,是参加本次大型主题采访最大收获。

  不忘初心,方能本色前行。采访归来,每个人感到前方的目标更清晰了、肩头的责任更重了。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作为一名党报的新闻分分时时彩者,将更加坚定信仰信心,凝聚起继续前进的强劲动力。